不弃文学 > 玄幻小说 > 彼岸集 > 正文 第77章 传书符

正文 第77章 传书符

推荐阅读:逆转重生1990工业造大明座山雕传奇霸道总裁密爱甜妻随身淘宝:拐个皇子来种田神通之吕布传奶爸圣骑士三月桃花梨满院香超级神途冒牌大真人

    霍乱接触到他们爷孙的机会少,可看得出海老的不简单,私下里找人盯着他们的行动,想方设法的留住他们,见黄庆芸虽然穿着朴素,可全身上下的饰品都是珍品,由此可见她的家境不普通,那么也就可以认定外界部分的传闻,他们的家底丰厚,至少有足够的能力剿灭了他们。

    他的初衷就是想和他们打好关系,可实力暂时没有稳住阵脚,于此将他们的猜想对赵兴龙隐瞒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称霸一方的头目,对比起来反而更支持张闻,只是不遭他待见,才想着成为一个足够的威胁,证明自己有存在的必要,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可以说他迷惑了大部分人的思想,分不清张闻的好坏。

    霍乱有足够的头脑,知道不能让黄庆芸有联系家人的可能,可情急之下也不知道如何去劝阻,唯有夺了手机,并没有去理会赵兴龙的指责,安抚着她:“小,应该有什么误会,你也看到了,我们飘相逢,总不能因为老爷子在我们这里出了事,就一定要把这个罪名赖在我们兄弟头上。”

    “就是你们的人卖给我姥爷什么药,他服下后才会这样,敢说这跟你们没有关系吗?”

    “麻沸丸?”赵兴龙吐口而出。

    “我不知道,但是就是你们的人,那个司机。”黄庆芸不知其名,留给自己的记忆就是一个司机的身份。

    赵兴龙明白了个大概,可见此事的确与他们有牵连,站在正义的面前,此事与他们无关,完全可将陈沉交出来由法定夺,便拍着:“姑娘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听他这话后,黄庆芸也松了口气,可见赵兴龙还是一个有良知的仗义人,不过霍乱却不松手,甚至忤逆于赵兴龙的说法,说道:“龙哥,不急,这姑娘家背景雄厚,非要将老头的死牵扯到我们身上,这样我们就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特别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要是因为这个事被盯上,那我们的努力都白费了。好不容易将江城融合成一个帮派,都由你号召,他日都由你说了算,那个时候你再名正言顺的还老头一个清白,绝对不晚。”

    听他说完,赵兴龙也意识到了这个事,在他阵脚还未站稳的时候,事情决不能弄大,江城就是因为落后才容的下他们的存在,霍乱所考虑都是他没有考虑到的问题,在这些事情方面,他的话是必须要优先斟酌,问:“那依老四的意思是?”

    “在没有找到完全的证据的时候,我们好吃好喝的招呼黄姑娘,让她多在江城留几天也不过分吧!”霍乱提出自己的想法。

    为了自己的大业,稍微牺牲点原则也是可以的,赵兴龙并不反对这个安排,谁让黄庆芸提出了追究到底的念想,只不过还个清白的时间,也不会太久。

    “你们敢扣押我?”见赵兴龙默认了,黄庆芸恐慌的喊着。

    “不是扣押,只是保护,我向你保证不会伤害你。”赵兴龙不敢直视黄庆芸的眼睛,可能是良心作怪,但他现在不信这些了。

    黄庆芸被迫送到了一处住所,那里被监视着,以她之力是很难逃脱的,而海老先生的尸体被悄无声息放置到了太平间的冰尸柜中,除了霍乱没有人知道他的所在。

    麻沸丸?霍乱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经确认的确是陈沉造的假,完全可以将他交出去,此事也就告一段落了,可由此却能生出另一篇文章来,麻沸丸能关联上很多事情,它是个无害的丹药,可没有合格生产那等于就是禁药,可以利用不正之风归纳到毒品类,它产自江城药庐,那里跟张闻又有着很大的关联,为此大费周章的去让陈沉去公安处投案自首,谎称自己不过是个跑腿送货的,所有的罪责全部推卸到药庐。

    满城风雨的江城,药庐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一日苏木正在熬药,几日里身体一直不适,突然有几个公安破门而入,将她缉拿,封了药庐,盘问麻沸丸的来处,可苏木一直炼制,却早在很久以前便不对外贩卖,可她说的只是片面之词,于是立案对她进行了关押,她想了很久都想不明白自己与此事如何关联的上。

    药庐被查封,苏木被关押,此事第一时间惊动了楚君,当他得知张闻入院的消息,他便知道了,有人在背后正在迫害他们,可能下一个正是他,可让苏木被关押光是此事他就很难袖手旁观了。

    几日来张闻都是昏昏沉沉的,醒来睁开眼后又被打上一针睡了过去,之后他才知道有人安排在他的镇静剂内掺加了安眠的成份,导致一种病入膏肓需要药剂维持的假象,目的就是让他永远都躺在病,就算他知道也无可奈何,身体完全动不了。

    这日醒来是他唯一清醒的一次,睁开眼后见楚君坐在他旁边,用刀削着水果,见他醒了后才将刀放下,确认张闻能正常交谈才骂了一句:“脱离了我们,你变得够愚蠢的,被人这么摆了一道,还连累上我们。”

    张闻完全听不懂楚君说的意思,可这家伙能出现在自己面前,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要不哪会这么好心来看望自己,便问:“发什么什么事了吗?”

    楚君看着他被绑在病,对所有的事一无所知,也就没有多说,只是问了他一句:“我没有太多时间跟你分析,就是来问你一句,你是否有在人前透露过不该说的话?有关于麻沸丸的。”

    张闻只记得曾同海老说过此事,在场好像也没有外人了,难道是那个开车的陈沉把此事放在心里了,顿时懊恼不已,他完全没有想过一个小小的司机惦念着一句笑谈,还害了自己。

    楚君听他而言,讥嘲着他的疏忽,摇头起身离开,要想弄清是非曲直看来就只有找陈沉入手了。当张闻问他欲往何为时,他嫌弃的回着:“你现在是个犯事的罪犯,还背着命案,我得离你远一点。”

    可能是知道自己说的话有点难听,便说了一句关心他的话:“饿了就吃点水果吧,不一定能让你饱,但是可以让你清醒一点吧!”

    说完便离开了,张闻没想到这个家伙会关心人了,可听他言中意,似乎水果之中有什么玄机。

    而门外一名身着警服的女警靠在护栏上,略显惆怅,却见楚君出门,她却严肃,面如凝露,哪怕见楚君言谢都没有表情:“欠你的那份人情算还清了。”

    不解风情的楚君依旧冷漠,只回了一句“好!”

    剩下女警在那五味杂陈,可见她并没有的那么坚韧,只是比那个时候的她多了一份刚强。

    自从海老的案件立案后,张闻便成了嫌疑人,可因为有伤势的缘故,一直未进行盘问,只要他在医院躺着一天,那么就安排一名警员轮流看守,等所有证据齐全,直接上庭控诉,最后就等着判刑入狱。而韩熙雅则是其中之一,因为先前的鲁莽冲动,坏了纪律,可破案立功,是江城最年青的警员,如果不是她年轻,可能因此会升职加冕。

    哪里都有败坏风气的所在,在他们所里也是如此,江城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犯罪率,就是因为有太多不齿的私下交往,因此明哲保身的他们只能自作清高,张闻的这个案件有些地方过于草率,却含糊带过,韩熙雅看在眼里,可又改变不了,他们所里的干部下了命令,他们就得遵守,如此作风,他们称作华夏遗留下的传统,没有人说他的不好就是因为敢怒不敢言。

    正逢韩熙雅值守,他没有让护士去给张闻打镇静剂,才能让他保持了片刻的清醒,闲暇之际,二人交谈了几句,张闻这才了解了大概,人心比他想象中更坏,他可能再次回面临牢狱之灾,且是冤狱。

    韩熙雅换班之际,张闻乞求他将水果递给他吃,嘴里几日没有了甜味,方才发现一颗麻沸丸藏于水果之下,楚君没有办法解救张闻,一颗麻沸丸足以使他不被药剂昏睡,能让他更清醒的考虑好面临的问题。

    此事参与的过多,其实就是能证明与药庐无关,也没有法子将苏木置身事外,要想完全的摆平,那只能权力斗争了,现势所向并不偏向张闻,他得罪了小人,倘若他的心再狠一点的话,将其赶尽杀绝也许不会有那么多的事。

    面对苏木的事,楚君一直都是全力以赴,他算计了很久,此事无论他如何做都不会轻松脱身,于是便留了退路,向来铁三角的他们从来没有少了梅天的存在,可偏偏这次不在,无法同他联系。在这种情急之下,唯一可能让他及时知道事态的办法就是用梅天曾教过他的一种联系方式,传书符。

    将需要传递的话书写在符的背面,或者贴上需要传递的书画,然后点燃成灰,殆尽之后便会到达幽冥的彼岸客栈,谁人的都会有路过彼岸客栈的人自行领取。符胆注入的是何方便可到达幽冥何处,不过归统一,传书符的符胆都是记载的彼岸客栈,真正的传书符不多,阳间会此法的人所传流失,幽冥有了混沌入口可穿梭阴阳的方便,都不需要此法。

    (本章完)

本文网址:https://www.buqi.cc/xs/36/36846/6791941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buqi.cc/xs/36/36846/67926908.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