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杜若

推荐阅读:逆转重生1990工业造大明座山雕传奇霸道总裁密爱甜妻随身淘宝:拐个皇子来种田神通之吕布传奶爸圣骑士三月桃花梨满院香超级神途冒牌大真人

    我家里是做生意的,父母一直很恩爱,我一直认为我妈比我爸更爱他,直到我妈病重,我爸近乎要掏空家当来治。

    我爸很忙,着家的时候很少,我印象里不多,我妈有时候也很忙,所以我家的常态就是我和我家的阿姨,还有一只我妈养的狗,我无聊的很,所以把它照顾的还不错,不过有一年不知道它是不是遛风的时候吃了什么被毒死,我打给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淡淡的表示知道了,如果我喜欢的话,可以再买一只,他们不懂我要的是什么。

    后来,我病了,发烧398我原来做中医的爸问了一些我的情况,然后认定我没什么大事,让阿姨送我去医院,他在美国要见一个重要的伙伴,我妈的直接打不通,可能是在不知道飞哪里的飞机上。

    然后,我痊愈了,狗死了,我很无聊,对了,我其实是会弹琴的,小时候我爸觉得我妈弹琴的样子格外的娴静柔和,所以给我也报了,我每次弹完一曲,他们挺高兴的,于是我也挺高兴的。

    我14岁生日的时候新学了肖邦的一首曲子,我爸昏睡在不知道那个国家的酒店,我妈给我打来,时差的问题又挂了,然后我弹了一晚上的小狗圆舞曲,代价就是半夜睡着在琴键上,脸上多了些印子。

    我爸妈再次一齐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是在校长室,嗯,一般打架什么的,不会严重到惊动校长,那次惊动校长可能是因为单纯看不爽一帮人孤立一个人,然后找来了一些人,一对一的和那些人对视,僵持,我甚至还没有让他们动手,然后就被人以聚众斗殴的罪名呈报给了校长。

    还是校长厉害,一个,我爸妈立马齐刷刷的过来,校长室里齐聚一堂,从那以后我就知道怎么样才能吸引我爸妈的注意,所以我在青少年的叛逆期做了太多叛逆的中二杀马特的事情。

    他们一直很头疼,他们只有当我惹祸了头疼了的时候才会给我来,最先开口的一定是:你信不信我冻结你的银行卡,结尾一定是:少惹点祸,你为什么就不能像小时候呢?

    我自己都不记得我小时候什么样子,我去上江大完全是被自愿的,他们认为我出国的话,惹出的乱摊子他们搞不好兜不住,我能做什么让他们兜不住的事情呢?

    难不成我还能策划911事件?汉语言专业自然也不是我感兴趣的,只是我垃圾成绩最后调剂到了这个专业。

    这个班无聊的很,好吧,这个专业无聊的很,直到我看见了我的小室友,她看上去文文静静,一看就是没脾气很好欺负的那种,但是我们宿舍不是后宫,自然没有什么暴力案件,不过另外那两个自从看到我抽烟以及跟班里男生称兄道弟以后,下意识的跟我划清了界限,就像楚河汉界。

    那个没什么脾气的小妞话不多,对我没那么大的分界线,我观察了她好几天,最后认定她就是我爸他们心目中的女儿形象。

    我和她既然不存在什么敌视,那偶尔借点东西也不是什么难事,虽然她很少管我借东西,我也不屑借她的那些不知名的东西,我记不清是和第几个男生分手,倒数第三个吧,那个人非要在大雨夜里和我痛聊人生,聊的我头疼。

    我只在里看过这样大雨里真情流露的戏码,所以我就好心的站在他对面听他说完,然后他看着我,我看着他,问一句:“说完了?”

    他点头,我然后我说:“那我上去了”然后他一副奇怪的表情看着我,我一时间想到负心汉三个字,可我是女的呀,我上去特意在窗口看了他一眼,他还在雨里站着,他灵敏的发现了我,那目光看的我心烦。

    我洗过澡看见夏鸥正坐在看着外面观雨状:“你在干嘛?”

    “听雨”

    “拿眼睛听?”

    “用心听”

    这是什么奇葩理由,但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爬:“那个,帮我看一下,外面树底下有没有人?行吗?”

    她没问我树下的人是谁,也没问我你怎么不自己看,直接起身查看后告诉我:“没有人”

    没有人?哼,果然还是走了吧,真的没有人吗?她会不会是骗我我爬起来往外面看一眼,真的没有人。

    我看她一眼,她依然保持着观雨的姿势,我没办法解释为什么江城到了雨季就喜欢在傍晚开始下雨,雨下的让人心烦。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一觉睡到天黑,天知道我是怎么断断续续睡了24小时,我只记得有一只冰凉的手摸我的头,然后我在医务室醒过来。

    夏鸥正在医务室的窗户听雨,我皱眉一看自己的手被扎着针,她听到了我的动静:“你醒了?你发烧了”

    “你怎么注意到的?”可能我翘课已经成习惯,另外两个室友觉得我睡上48小时都是正常的。

    “你在睡了24个小时了,有点奇怪,所以我就摸了一下你的额头”她说。

    我点头。

    她全程没有说别的,只是静静的陪着我输液,输液结束后回宿舍,她没跟我再讲过一句话,要知道,一般帮助过我的,总是会想要一些回报的,即使不要回报肯定也会说些什么,希望我能记住她的大恩大德,但是她没有,连句话都没有,不过还好她陪着我输完了液,不然我一定不会老老实实的待在医务室输什么液,吃点退烧药回去睡一觉,第二天什么都好了。

    有人不计回报的陪着关心我,那我也就顺其自然表示一下自己的虚弱。

    就这样我们算是认识了吧,或者说我对她感兴趣,我筹谋给夏鸥过生日的时候,她十分抗拒,不过当我告诉她有俞建风的时候,她在当晚半推半就被我拉进包厢,有我在的地方,就不会有冷场,只是我没想到她是冷场本身。

    可她浑然与我们不同的冰冷气质,却要命的吸引我的那群朋友,不过他们不是贱骨头,明知人家没意思还纷涌而至,所以她一直变扭的坐在角落。

    俞建风一直没来,当我告诉她他不会来的实情后,她就准备离开,她要是离开了我还有什么好戏看。

    那两人奇怪的束缚的很,我知道夏鸥脑子不好,矜持,但是俞建风有什么好矜持的,喜欢又不敢承认的,看他们别扭又不承认的样子,我就觉得烦的很。

    夏鸥离开的意思很坚决,所以就喝了一杯,谁知道她一杯就倒,好在她倒了,不然我还没得玩,我拿她手机给俞建风打过去,他推三阻四不来,我直接把夏鸥丢在了包厢,我后半夜回来查看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

    我就知道他脑子有问题,非要有人逼一逼。

    我应该算是他们的红娘吧,其实像我这样的人迟早会有桃花劫找上门来,我是躲不开的,比如吴桐,那也是一个奇怪的人,我过马路的时候没注意到红绿灯,被他给一把拉了回来,为此我躲过了卡车,我至今还记得他那天穿着操练服

    当时他一脸严肃的教育我,我还质问他是不是交警,他说不是,我便嘲讽他不是交警不领交警的薪水操什么交警的心。

    他说他操的是所有公民的生命安全的心。

    是不是非常的智障。

    但是我偏偏就看上了他这份智障。

    以至于他拒绝了我,我在宿舍抽烟的时候还引发了一场火灾,其实也就是一些小小的火苗,那些人非要夸大成火灾,还对我进行了批评教育,反正我一直都是在接受批评教育中走来,不觉得有什么

    我这场小火苗,还促进了俞建风和夏鸥的感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两是我一手促成的,但是他两的悲剧,绝不是我促成的。

本文网址:https://www.buqi.cc/xs/300/300189/6791955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buqi.cc/xs/300/300189/67922429.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