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弃文学 > 玄幻小说 > 月夜棠谢 > 正文 第四十章 迷魂梦境

正文 第四十章 迷魂梦境

推荐阅读:逆转重生1990工业造大明座山雕传奇霸道总裁密爱甜妻随身淘宝:拐个皇子来种田神通之吕布传奶爸圣骑士三月桃花梨满院香超级神途冒牌大真人

    直到不久前,长乐坊再见。云棠的周身气质自然与洛羽棠不同,夜北淮看见的那双眼睛,只是有几分熟悉,然后云棠想要追回焦尾,说出来的那句话,眼中的坚定和历尽千帆后却依旧保留几分纯真和坚韧的眸色才真正打动了他。

    如果说之前的洛羽棠是夜北淮看到的一束光,并且对她满是愧疚和想要补偿的心,而现在的云棠,却更让他动心。

    他去调查了长乐坊,调查了飞花楼,听到了锦画和云棠的倾诉,才真真正正开始正视这个姑娘,这个一年之前重伤又失贞,什么都没有却能白手起家建立飞花楼能力卓越的女子。夜北淮很难想象,云棠这一年是怎么度过的。

    然后夜北淮便一眼一眼看着云棠,一手处理了洛家发生的事。虽然有他和叶泠等人的帮忙,但云棠的气魄却也不是普通女子能比的。夜北淮的心迹,终于从迷茫和朦胧的在意、歉疚和补偿变成了纯粹的倾慕和爱,所以他才会在洛府对洛将军如此尊重,才会不由自主的便说出了她是吾妻这样的话。

    天色将明,夜北淮想了一夜,想得明白之后才转头看了云棠一眼,女子睡颜娇俏,微微启开一个小口,轻轻浅浅的呼吸。

    夜北淮心中一动,忽然支起头,在云棠侧颊落下一吻。后来又觉得不太知足,撑着身子亲到了云棠的唇,然后试探着伸出舌头,在她唇上舔舐,这味道着实甜美。夜北淮脑子一懵,感觉到脑海中某根名为理智的弦堪堪要断。

    夜北淮及时刹车,感觉云棠呼吸愈发急促,就快被这个逐渐加深的吻弄醒了,才赶紧起来,躺回她身边。尊主默默地在心里想,他们一定会有以后的,以后……还有机会。

    云棠在睡梦中只是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脸上、唇上动弹,奈何疲惫太深,眼皮都要抬不起来,再加上那什么东西很快就不动了,便又安心的睡了。

    今夜之事,天知地知、花草树木飞鸟鱼虫也知,我知,你却不知。夜北淮笑了笑,如果有人看到他的笑可能会觉得有点傻,然而并无人看到,所以尊主笑完之后发现天亮了,便去叫醒了苏木,两人一同去打点野味。

    云棠和锦画是被香味勾起来的,两人都有些饿,看到重燃的火堆上两只翻烤的兔子和鱼,两人眼睛都亮了。

    苏木笑了笑,“我和北淮还做了叫花鸡,你们收拾收拾快来吃吧。”

    云棠和锦画对视一眼,云棠暗叹一声难得苏木这么正经,也不撒泼耍赖,便与锦画一同去谭边洗漱。而夜北淮把手里的东西都交给苏木,靠在树上闭目养神。

    待云棠两人回来之后,几人一起吃了点东西,喝了些水,便沿着河岸朝着上游那座小山走去。

    因为有奇门八卦,苏木一路都在做着标记,然后走着走着,接近山脚之时,眼前忽然一雾,苏木揉了揉眼睛,发现雾还在,扬声道:“有雾,阵,快点靠拢。”

    夜北淮也发现了不对,迅速的往云棠那个方向靠拢,然而就在苏木喊出那句话的时候,浓雾翻涌瞬间淹没了原本还走在一起的四人。

    四个人中云棠离锦画最近,伸手便去拉她,却扑了个空。四周寂静无声,云棠凭着感觉往锦画那个方向走,开口唤了声锦画的名字,没人应她。云棠心中愈发焦急,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

    轻轻合上双眸,五感六识忽然变得清晰通透起来,然而她依旧没有听到另外三个人的任何声响,也什么都看不到,伸手不见五指。

    “棠儿?”一个焦急的男声响起,云棠起初以为是夜北淮,却发现声音不太像,她睁开眼睛,看见了大雾中的一个身影,身形颀长,比夜北淮纤瘦些。云棠忽然顿住了,全身的血液近乎凝固,她分明是看见了……凌月笙。

    “棠儿,你在吗?”凌月笙又唤了她一声,云棠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过去。终究没有按捺住心底对凌月笙的渴望,云棠还是慢慢的往前走去,试探着唤了声:“月笙?”

    凌月笙站在那里,张开手臂,柔声道:“棠儿,是我,我很想你。”温柔的语调一如往昔,云棠忽的眼眸一湿,往昔的绝望和委屈,还有不堪都齐齐涌了上来,她此时就像一个脆弱的普通女子,满心满眼,都是她眼前这个人。

    “不要过去——”心底忽然出现了另一个声音,云棠脚步一顿,忽然想起了夜北淮,脑海中是夜北淮的脸,夜北淮那双仿若受伤的小兽一样的眼睛。

    云棠使劲的摇了摇头,他是无涯阁主啊,他怎么会无辜,怎么会受伤,可凌月笙不一样,凌月笙身体孱弱,而且……那是她所深爱的人啊。

    云棠忽的落了泪,控制不住的一步步走向了凌月笙,凌月笙也轻轻浅浅的笑着,朝着她伸出了手,云棠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她始终觉得夜北淮在她身后等她。可是,她只要抓住了凌月笙,他就不会死了……

    死——云棠泪眼朦胧的双眸终于清醒了过来,她不断的暗示自己,凌月笙已经死了,面前的人不可能是他,她强迫着自己停下,往后退。

    “棠儿——”凌月笙的脸忽然变得狰狞起来,似乎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蹲下来扶着身边的树,唇边点点殷红,衣襟上满是血迹,咳得厉害。

    云棠心里那根弦还是断掉了,她急匆匆的跑向凌月笙,想要扶起他。

    忽然腰上一紧,似乎有人抱住了她。云棠不住地挣扎着,希望能走到凌月笙那边去,然而她却喊不出声,用不上劲。

    “云棠,你醒醒!”耳边是男子的低吼,然后云棠忽然觉得唇上压下来一物,有什么东西在咬她唇瓣,还顺着微张的贝齿探了进去,云棠闭上眼睛,用力一咬,唇齿间满是血腥气息。

    她再次睁眼,眼前是夜北淮放大的脸。夜北淮唇边带血,紧紧地抱着她,眸色微红。她感觉到自己唇瓣有些疼,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脸色一沉,冷声道:“你干什么?”

    ------题外话------

    洛羽棠是尊主心中的白月光,寒潭的一切尊主对洛羽棠是有愧疚,但是云棠才是尊主真正心疼而且要保护的人啊。

    求评价~求收藏~求打赏~

    撒糖、加更到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网址:https://www.buqi.cc/xs/286/286280/6791955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buqi.cc/xs/286/286280/67963413.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